“卡廷惨案”二战中最扑朔迷离的屠杀案困扰了国际社会半个世纪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了三次让我们不能忘怀的屠杀事件,其一是奥斯维辛集中营,杀害了300万人,人数最多;其二是我们是都熟知的南京大屠杀,日军烧杀抢掠,手段最为残忍,而第三宗惨案,则是最为隐秘曲折,真相扑朔迷离。围绕它的真相,国际社会整整纠缠了半个世纪,它就是卡廷惨案。

二战进行到了第五年的时候,德军一路横冲直撞攻进了苏联腹地,在苏联城市斯磨棱斯克一个叫卡廷的地方,德军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他们发现大量来历不明的尸体,当时的状况触目惊心,数以千计的尸体密密麻麻、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几个大坑里,身上被土草草掩盖着,尸体都已经开始腐烂,目力所及范围内都是一个个的骷髅和一具具白森森的尸骨,每个骷髅的头部,都有一个被子弹穿过的弹孔,从尸体身上的衣服来看,被害的是波兰军人,很明显这是一场集体屠杀,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卡廷惨案。

这些死者是什么人,他们又是被谁杀害的呢?德国人经过调查,给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答案,这是被苏军屠杀的大约4500名波兰官兵的尸体。

众所周知,二战时候世界分成了两大阵营,一个是德国日本这些法西斯国家,另一个则是以苏联美国为首的反法西斯联盟,好人坏人,黑白分明。这个声明的发出,无疑于一枚重磅炸弹,直打在反法西斯联盟的内部,舆论是一片哗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了世界反法西斯同盟,面临着土崩瓦解的危险。

可想而知,苏联不会善罢甘休,很快,苏联就通过《真理报》发表声明,说德国人是“无耻捏造”,表示假如斯磨棱斯克附近有什么波兰军官的尸首,那凶手肯定是盘踞在该地区近两年,并曾经制造过人间无数惨剧的德国法西斯,他们捏造谎言,是为了破坏反法西斯同盟的团结。苏联的声明一经发出,德国人就立刻予以回击,你来我往,两个大国为了这桩惨案打起了官司,两个针锋相对的国家,两种针尖对麦芒的真相,让整个国际社会莫衷一是。

不过,苏联人很快就占据了上风,就在德军发现卡廷森林尸体后不久,随着国际反法西斯联盟的共同努力,德军节节败退,苏联反攻,收回了斯磨棱斯克地区。而就在惨案发生的现场找到了证据,苏联人说的证据,是一封信。德国人说,苏军在1940年春杀害的这些波兰人,但苏联人说在被害者的尸体间却发现了一封1941年的信,也就是说,这些人被害最早也是在1941年下半年,而这个时候德国人已经攻下了卡廷,除了时间上的吻合,人们还发现,波兰人的死法很特别,几乎所有的遇害者都是在头盖骨底部有一个弹孔,这是典型的德国法西斯的屠杀方法。

苏联人的调查卓有成效,卡廷惨案的凶手似乎已经所定,但还有一个问题,这些死于他乡的数千名波兰军人,又是从何而来的呢?这件事,还要从1939年说起。

1939年,德国发动闪电战,入侵波兰,标志着二战的爆发。而二战初期,各国并没有结成同盟,反倒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袖手旁观,苏联也是如此,斯大林和德国签订了一份秘密协定,互不侵犯。更为恶劣的是,苏联也想在波兰人身上分一杯羹,就和德国商定,从两个方向进攻,瓜分波兰。

猝不及防间,波兰30万军人只得投降。其中有12万战俘被押解到了苏联境内,苏联的行为很不光彩,但苏联也表示,尽管他们确实发动过战争,确实俘虏过战俘,但绝对没有做出屠杀这种事,德国进攻苏联的时候,苏联就为了战俘们的安全,第一时间遣散了大部分人,还剩下一些在卡廷的没有来得及遣散的战俘,就不幸遭到了德国人的毒手。苏联的说法有理有据,不仅说明了真相,甚至还找出了凶手,正是德国第537工程兵营,并把他们送上了法庭,可谁都没有想到,正史这群被认定为“刽子手”的人,却让整个卡廷惨案的真相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这个兵营的长官被带到法庭,但他断然否定了一切指控。他强调,自己的部队在1941年夏秋,也就是苏联人指出卡廷惨案发生的时候,根本就不在这个地方。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们抵赖,未必可以采信。可另一位重要的证人,曾经担任过德军占领时的斯磨棱斯克市市长助理的人,也出了问题,他向特别委员会作证,说市长在1941年9月底曾经告诉他,德军在离斯磨棱斯克不远的地方枪杀了波兰人。但是当问他,说你的老领导,那个市长梅内沙金现在在什么地方呢?他回答不出来了,一群死不认罪态度强硬的“凶手”,一个难以自圆其说的所谓证人。最终,国际法庭裁定,因为证据不足,不把卡廷案件列入对纳粹战犯的判决书。

按说,面对这样的结果,苏联人的反应应该很强烈。首先,他们是卡廷惨案被冤枉的一方,肯定要刨根问底换自己一个清白;其次,他们为了揭示真相,人力物力花了不少,肯定需要国际社会的承认,再加上苏联的领导人斯大林,那是出了名的飞扬跋扈不肯吃亏。可奇怪的是,偏偏就这个爱计较的斯大林,这次却格外的“宽容”,对于国际法庭的裁决,出人意料的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此时的国际社会都隐约嗅到了一点不正常的味道,而也就在这时,原本的苏德之争也发生了变化,一个原本的旁观者加入了争论,这就是美国。

美国人的质疑来源于一位中校,他曾经被德国俘虏,十分的仇恨德国人,并且一直坚信,这是德国人企图离间西方盟国和苏联的关系而编造的谎言。然而,事有凑巧,在德国人指责苏联人的时候,他作为第三方的代表,曾被德国人叫去卡廷参观,经过参观后,这位对德国深恶痛疾的美国中校,却最终相信,卡廷惨案的凶手是苏联人。他还说,当时和他在一起的人也都持有类似的看法。为此,美国在1951年专门成立了调查委员会,一年之后,这个委员会提出报告说,卡廷惨案正是苏联人所为。

美国公布的报告,使苏联当局非常恼火,苏联政府立刻发表了照会,措辞非常强烈,强调了卡廷惨案早已由1944年苏联的调查委员会查清楚了,美国的举动不仅多此一举,而且动机可疑。苏联的《线个版面,重新发布了当年的调查报告,而后,又发表了题为《美国诽谤者》的长文,严厉抨击美国的做法。德苏的争吵还未平息,美国人又加入了论战,从苏德之争到苏美之争,整个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苏联、美国和德国,从卡廷惨案发生后,一直是这个焦点问题中主角,但是波兰作为惨案真正的受害者,他们的的声音在大国的争论中被淹没了。那么在波兰人眼中,真相又是怎么样呢?

在这里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波兰籍的电影导演瓦伊达,殿堂级的电影大师,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在2007年,已经80多岁,早已功成名就,奥斯卡终身成就奖都拿了7年的瓦伊达,却突然复出拍了一部电影,就叫《卡廷惨案》。这是凝聚了老人一生心血的影片,通过这部影片,我们看到了波兰人眼中的卡廷惨案。

1939年,波兰境内,惊慌失措的人名拥挤在一起,一面是德国,一面是苏联,两面夹击,波兰悲惨的沦陷了,大量的波兰军人被苏联俘虏,带到了斯磨棱斯克的战俘营。1943年,卡廷惨案被曝光,波兰举国悲痛不已。但耐人寻味的是,势不两立的德国和苏联在面对卡廷惨案却先后做了同样的事。

纳粹德国占领时候的波兰,德国人要求被害者的家属必须宣读这么一份声明,还要全程录音,签字确认。声明大意是作为被害者的家属,要求严惩卡廷惨案的凶手苏联人。等苏联赶走了德国人,自己控制了波兰后,竟然也要求受害者家属做出一份同样的声明,只是凶手的名字变成了德国。这样的情形很有讽刺性,两个都在标榜自己追求真理的针锋相对的国家,却做出了同样一件事,强迫波兰人指认凶手。

在德国和苏联的眼里,调查卡廷惨案的真相,似乎成了一种工具,一种互相攻击的工具。就像一盆脏水,互相泼来泼去,反正泼到谁身上谁就臭了,至于到底真相如何,他们并不关心。这样的行为,不是为了正义,而是为了政治。

波兰这个民族值得我们尊重,因为他们在内忧外患一直被侵占的时候,面对两个大国并没有屈服,而是选择了一种有尊严的方式,从卡廷惨案发生,他们就一直在寻找真相,尽管他们的声音在德国和苏联的掩盖下,微弱的不为人知,但从未停止努力。

在1941年和1943年,波兰军司令两次接受斯大林接见,作为一个被占领国家的军事司令,他没有卑躬屈膝,而是直接向斯大林发问在苏联失踪的波兰军官战俘到底去了哪里。斯大林或许是没有料到对方有这么大的胆子,没有来得及准备答案,仓促间的两次回答,显得耐人寻味。

他先说,那些人都已跑散,又说,他们可能在德占区,面对着数万名波兰军人的生死问题,这种含糊其辞且自相矛盾的回答,自然不能为波方接受。罗曼,波兰检察官,他应邀参加了苏联组织的卡廷惨案调查团,在一个大家都没有注意的地窖里,发现了一批苏联人的电报,电报的内容就是如何屠杀波兰人。罗曼没有畏惧强大的苏联,而是如实写了一份报告,可离奇的是,此后不久,罗曼就被人神秘的杀害了。随后,斯大林表示,这些电报是德国人伪造的,用来栽赃的。总司令被搪塞,检察官被暗杀,波兰人一次次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二战结束,波兰在苏联的帮助下成立了人民共和国,顺理成章的很多说法观点也都沿袭了苏联的。波兰的公开出版物和一些历史教材,也都严格按照苏联政府相同的口径,来记载卡廷惨案。比如说波兰1959年出版的大、中、小百科全书,就这么写:“卡廷位于俄罗斯邦斯磨棱斯克州,是几千名波兰军官集体墓葬所在地,这些军官从1939年起,就被拘禁在苏联,在该地被占领以后,被希特勒分子杀害”。

不管官方说法如何,波兰人就认定了,凶手就是苏联人。1982年,波兰工潮期间,苏联驻波外交机构门前,曾出现过“要为卡廷殉难者报仇”等等一些标语。几十年过去了,表面上已经风平浪静的卡廷惨案,内里确实暗流涌动,政治枷锁的重压下,波兰弥散着悲剧的沉默。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形势的变化,这种沉默渐渐被打破,波兰的一些刊物,开始发表卡廷惨案的文章和资料,波兰政府也开始向苏联政府质询此事。1989年2月,波兰政府公布了他们调查有关苏联杀害波兰军官的一些证据,面对着波兰的咄咄相逼,面对全世界的舆论压力,苏联方面几乎心力交瘁,终于做出了妥协。

当时的苏联外交部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等人,联名向苏共中央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说,卡廷事件确实是斯大林的内务人民委员部所为,并指出,正确地说明事件真相具体责任在谁,这种行动的代价,最终将小于因目前的无所作为所造成的损失。面对着这样的报告,有点让人悲喜交加,喜的是,苏联方面已经坚决承认了事实,可悲哀的是,他们的坦诚是为什么呢?不是基于良知,不是还历史一个清白,而是“可以减少损失”,这依然不是我们盼望的正义,还是政治。

1990年4月13日,波兰总统访问苏联,也是在这一天塔斯社正式宣布,苏联方面为卡廷悲剧深表遗憾,并承认这是斯大林主义严重罪行之一。戈尔巴乔夫说,最近找到的一些文件虽间接,但却令人信服的证明,在整整半个世纪之前,有数千名波兰公民,死在了斯磨棱斯克的森林中,这样的坦承,让波兰人觉得欣慰,然而,这样的声明缺还不足以让人满意。毕竟,一些“间接”的文件,仍然没有为我们揭示出事实的全部。

时间又过去两年,苏联解体了,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终于揭秘了一切。叶利钦在1992年10月,派特使将保存下来有关卡廷惨案的绝密文件复印件转交给了波兰总统。这些文件印证出了几十年的惨剧,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其实卡廷惨案的受难者,不是人们之前估计的几千名,而是整整21857人。

那是在1940年,事情发生的当年,整整125803名战俘被押解到了苏联,国家沦丧的悲惨命运让他们悲愤不已,这些军人虽然被俘,却依然态度刚强,面对着难以忍受的生活环境,这些波兰军官逐渐产生了强烈的不满和反抗情绪。

12万波兰战俘,数目很大,也让苏联很头疼,是放是留,其实斯大林有自己的主意。战后,苏联需要和其他大国对抗,需要有自己的盟国,近在咫尺的波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要加强和波兰的关系,甚至是控制波兰,那么,对苏联不满的势力就必须得到清除,波兰国内已经没有什么反抗势力了,真正的潜在敌人就在斯磨棱斯克的战俘营里。至此,斯大林做出了决定,为了避免麻烦,对他们进行“肉体上的清除”。

而被关押的战俘们,却对这一切都还浑然不觉。苏军把战俘粗粗分类,大部分底层的士兵和军官遣散,两万多名高层的军官被押解到了卡廷森林。苏军把他们押进专门行刑的房间里,房间四壁都蒙着羊毛毡,以便于保密。行刑用的枪是专门从莫斯科运来的,德国制造的瓦尔特手枪,子弹从后方射入战俘的头部,一切模仿着德国人的手段。他们行动娴熟,捆绑、押解、行刑,用一盆水冲刷血迹,整个过程如流水线一般。

或许是需要处决的人太多,在房间里进行太麻烦,苏军在卡廷森林里挖下了数个大坑,战俘被车运到森林里,下车,用绳索绑住双手,抓起头发,手枪顶住后脑开枪,尸体滚进坑内.直到这一刻,波兰人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这些战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大声祈祷,向上帝忏悔自己的罪恶.而他们身旁的苏联士兵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继续一枪又一枪,一直杀光21857人,推土机开来,泥土盖在尸体身上,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又变得悄无声息,仿佛从未发生过。

瓦伊达的电影没有华丽的技巧,真是忠实的展现,忠实的如纪录片一般,让人几乎不忍看下去,可这,才是真实的历史,瓦伊达的父亲,就是这些波兰军官中的一个,还原一个父辈们经历的真实的历史,这是瓦伊达一直以来的夙愿,而在八十多岁的时候,终于实现了。

正如历史真相姗姗来迟,却总是来了,而追求真相的艰辛,却让人心里五味杂陈。如今的卡廷森林依然宁静,波兰死难者的墓地里,也有了青草,有了树木,有了玩耍的孩子和飞翔的和平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种平静是如何的来之不易,追寻历史的真相,并非要抱着仇恨生活,而是直面一切残酷之后,更好的珍爱和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