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名“特殊”流浪者回家难(组图)

本报济南10月31日讯(记者 张榕博) 没有清醒的意识,说不出姓名、地址,甚至无法表达是否“自愿回家”,在济南市救助管理站和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生活着173名被称作“疑似精神障碍”的流浪者。因为没有足够的信息,回家这一充满着亲情的字眼,对于他们似乎只是永远没有希望的等待。

“何乃传、张洪涛、无名氏编号……给你们拍照片啦!”10月31日上午,在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3病区,济南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来到这里,为在此治疗的上百名疑似精神障碍流浪者拍照、存档,如果他们意识清醒一些,就可以把他们的“回家之旅”列入议程。

一面白墙前,几名精神障碍流浪者举着标有自己大致姓名、性别、精神情况的塑料板。“叫什么?想不想回家?笑一笑!你真棒!”“咔嚓”一声后,他们的照片将被登在寻亲网站上。

3病区主任卢娟告诉记者,由于无法做司法鉴定,他们都被称作疑似精神障碍人员。那几位已经拍照的只是少数幸运的人,不少人经过治疗,仍然回答不上这些问题,拍照后又被匆匆带走了。“挺泄气,但是已经习惯了”,救助站工作人员吕奕说。

在位于济南市火车站北的济南市救助站内,业务科科长石国华经过4个多月的聊天询问,终于问清了一位从北京到此走失的老人的户籍信息。“他不能说话,但我们翻开地图,他看到西城区时特别激动,指了一个阜成门桥,又指了个月坛北街。我又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他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弟弟的名字,叫赵秀森。”

石国华说,这位老人找到家人的希望很大。而就在10月31日晚间,记者得知,救助站已帮老人找到了北京的亲属。

石国华说,有些疑似精神障碍的流浪人员能逐渐恢复一些意识,但有些人不管怎么治疗都没有效果,最后只能长期滞留在这里。救助站规定的最长滞留时间只有10天,很多流浪人员都已经超过了这一规定时间。

在救助站一角,40名疑似精神障碍成年流浪者和6名孩子坐着晒太阳。吕奕说,他们都是找不到家的“黑户”,常年住在这里,有几位甚至住了至少7年,“资历”甚至比救助站站长还要老。

济南救助站统计,济南目前有173名疑似精神障碍流浪者无法回家,其中近40人在救助站,其他的在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及相关机构。

本报将与济南市救助站联合发起帮疑似精神障碍流浪者回家活动。如果您有疑似精神障碍的亲友走失或流浪,或有相关线索,可以拨打济南市救助管理站电线咨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ygifttrade.com/,欧联流浪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